分享成功

达哥血洒调关

沈光达,人称达哥,江陵县马家寨二圣洲万兴村人。1901年(光绪二十七年)出生于一个贫农家庭。1924年参加革命,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江陵早期农民运动和革命武装斗争中的杰出代表。1926年在石首调关战斗中壮烈牺牲,1983年经民政部批准为革命烈士。
板凳拳·红乡会
马家寨二圣洲(今耀新民垸内)地处长江之滨,与公安县阧湖堤隔江相望。洲上人民世代半渔半农为生。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沈光达从小特别懂事,十四五岁就已成了家中的顶梁柱头。但时逢乱世,内战连绵,特别是土豪劣绅横行霸道,老实巴交的乡亲们深受其害,沈光达看在眼里,怒火中烧。一天,他到江边放牛,面对浩浩长江,他仰天长啸,暗暗立下了为民除害的誓言。当晚,他把张士珍等几个志趣相投的穷哥们邀到江堤旁,以水代酒,拜了把子。之后他们每晚都集中到沈光达屋后的空地上舞拳弄棍,天长日久,沈光达练就了一身“板凳拳”,一条板凳在他手中上下翻滚,虎虎生风,舞得水泄不通。由于他为人耿直,嫉恶如仇,加上又有一身好功夫,达哥的威名在二圣洲上传开了。
1924年9月,秋风习习,沈光达帮隔壁的万二叔将刚捕的一两百斤江鱼大老远地用车推到沙市船码头,想卖个好价钱。在万二叔张罗买卖的空儿,沈光达走进旁边的茶社歇脚。一杯茶还没喝完,猛听得万二叔急急的喊叫:“达哥!达哥!快来!快来!” 达哥腾身望去,只见六个彪形大汉,腰扎红带,每人肩上斜着一根扁担,正围簇在万二叔旁边。原来码头上有个赵老大,召集了二十多个手下,成立“扁担帮”,欺行霸市,专宰外地人。这些人看万二叔的鱼不错,随便丢了三个铜板,正在抢鱼。眼看着万二叔车被掀翻人被推倒,沈光达心火一喷,大吼一声:“住手!”他随手操起一条板凳,奔出茶社。六名大汉见来者不善,旋即围住达哥,扁担铺天盖地打来。只见沈光达气沉丹田,手中板凳如蛟龙出海,不到六个回合,根根扁担脱手落地,几名大汉抱头鼠窜。看到恶人狼狈,周围群众拍手称快。沈光达提着板凳正要追去,被茶社里走出一人拦住,此人三十出头,他扶起万二叔,拱手对沈光达说:“兄弟好身手,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好在我这里还有几个朋友,我们马上抽身为妙!”
这个人还有些来头,名叫谢华山,潜江人,因不满土豪劣绅当道,正在四处联络一些穷弟兄,筹建佛门组织“红乡会”。攀谈之后,他和沈光达可谓情趣相投,相见恨晚。1924年春节过后,沈光达联络马家寨的激进青年廖大方、廖大俊、李贤成、刘福初、张士珍等人,到滩桥曹家场“红乡会”大本营,和会长谢华山一道开设佛堂,发展近千人入会。“红乡会”表面是佛门组织,其实是为民除害、保境安民的农民组织。公安县阧湖堤的老百姓看到江北的“红乡会”红红火火,为民请命,便派代表过江拜访二圣洲上的沈光达,请谢华山、沈光达、廖大方等人到江南传授佛法。他们过江后迅速发展组织,并缴获阧湖堤商团保安队两百条枪成立“大刀会”,严惩土豪劣绅,使当地百姓得以扬眉吐气。
红色恐怖·暗杀党
“红乡会”的声势很快引起了中共地下组织的关注。1924年冬天,中共地下党员沈荆洲来到了沈光达的家中。沈荆洲是在江陵滩桥马家寨一带活动最早的中共党员之一,他领导成立了滩马地区第一个革命组织“开荒游击队”,铲富济贫,为民除害。由于是同姓,头顶一个字,加上共同的理想,他们很快成了莫逆之交。在沈荆洲的介绍下,沈光达欣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之后,沈光达介绍地下党员沈汝成、沈美彬加入“红乡会”,共产党很快掌握了这个组织。他们首先打跑了突起洲上常二哥、邓四哥的土匪队伍,缴获步枪五支、子弹若干发。之后又秘密处决了两个恶霸地主,在江南江北群众中树立了威信。1926年,沈光达等奉命在二圣洲接待了一位大人物,他就是被老百姓尊为“火龙将军”的段德昌。原来党中央早已洞悉国名党右派“假合作、真剿共”的阴谋,卓有远见地派段德昌同志深入农村基层,发展革命队伍。段德昌针对反动派即将实行的白色恐怖,针锋相对地提出了“红色恐怖”的理论。他听说了红乡会、大刀会的活动后,迅速赶到了马家寨二圣洲。沈光达等人将段德昌安顿下来,还派族亲沈家妹子专门负责段德昌的饮食起居。第二天,沈光达召集所有骨干分子开会,听命于段德昌。会上,段德昌宣布成立红色暗杀队,具体实施“红色恐怖”。沈光达和他的铁杆兄弟张士珍最先报名参加。加入暗杀队后,沈光达如鱼得水。冷静的头脑,敏捷的身手,使他很快成了队员中的佼佼者。在江陵、公安、石首一带,沈光达亲手处决了六个罪大恶极的地主,还单枪匹马抓获反动团丁三人,打击了地方反动武装的嚣张气焰。
血洒调关
山雨欲来风满楼。1926年9月,国民党右派已逐渐露出反动派的狰狞面目。地方反动武装加剧了对地下革命斗争的疯狂镇压。就在暗杀队转战石首、监利之际,二圣洲上掀起了腥风血雨。反动团丁大肆捕杀战士家属。因为反动派扬言要血洗沈家,沈光达父母日夜惊恐不安,沈光达的妻子曾氏怀孕刚满5个月,还有两个弟弟,老二沈午生年仅17岁,老幺沈光池刚满3岁。这天天还没亮,屋外狗叫个不停,5个荷枪实弹的反动团丁砸开了达哥的家门,翻箱倒柜。尽管两位老人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团丁们最后还是带走了达哥的二弟沈午生,拖到江滩边枪杀了。消息传到石首,正在执行任务的沈光达没有流一滴泪,他跪到地上,朝着家乡方向拜了三拜,又踏上了新的征程。
同年10月下旬,下了几天连阴雨,沈光达带着张士珍等五名队员奉命向洪湖方向进发。他们找到一个当地人引路,傍晚到了石首调关的牛角湖。他们在湖边芦苇旁找到一间渔民的寮子棚,看里面空无一人,便给了向导一块大洋,准备留宿。向导走后,沈光达安排好轮流放哨,自己到棚子外察看地形。半夜时分,一人在棚外放哨,五人在内休息。外面的风大了起来,达哥没有了睡意,他一边听着棚外沙沙的芦苇声,一边想着明天的出发路线。突然,棚外一声枪响,有人应声倒地。沈光达大叫一声“不好”,迅速抡起手枪,叫醒战友,他双腿飞起,硬生生将寮子棚后面踢出个大洞,几个战友一跃而出,又是几声枪响,前面的三名战友栽到地上,达哥抬枪向枪火闪处连发数枪,又转身拉起最后一名战友张士珍向芦苇处狂奔。只听后面有人大喊:“总共打死了四个,应该还有两个,快点追!”原来是那个向导向当地反动地主武装告了密,想多拿几个赏银。刚到芦苇丛边,达哥扭头看不远处火光一闪,连忙将张士珍往芦苇中一推,自己胳膊上一麻,他低声向张士珍说:“士珍,我中枪了。看来今天凶多吉少。你快向右边跑,那边芦苇多,快跑!”没等张士珍答话,达哥快速向左边芦苇丛跑去,边跑边故意大声喊:“跟着我,不要怕,我们俩人和他们拼了!”追兵果真集拢到了左边,他们乱枪齐发,达哥身中十余颗子弹,倒在了血泊之中……秋风呜咽,湖水含悲。沈光达烈士牺牲多年后,二圣洲的亲人们才得知噩耗。原来张士珍在外躲避战祸几年后才回老家,学了一门屠宰手艺,遂闭门不问国事。但每年十月,张士珍都会备几样好菜,打几斤好酒,遥祭二圣洲上的英雄——达哥。有诗为赞:精忠矢志探光明,陷阵冲锋照汗青。
星火燎原开盛世,荆江鹤渚慰英灵。
支持楼主

3人支持

阅读原文 阅读 1216 回复 0
举报
全部评论
  • 默认
  • 最新
  • 楼主
你的热评
游客
发表评论
最热凑热闹
  • 吃什么呢

    鱼泡泡

    32
  • #晒一张春天的照片##创文大家谈##江汉新气象#

    玉玉玉玉

    31
  • #此刻心情#遥祝所有的老师和家人晚上好🌙

    翠华

    29
  • 晚上好!

    老美

    29
  • 分享了小视频

    敏敏敏

    29
  • 4月20日4:33谷雨 。这是春季最后的节气,“雨生百谷,清静明洁”。

    l吕进球

    28
  • #此刻心情#撒下一粒种子总有绽放的花期。

    驰秋

    27
  • 非常棒 非常鲜好吃😋

    鱼泡泡

    27
  • #晒一张春天的照片##创文大家谈##江汉新气象#

    玉玉玉玉

    27
  • #江汉新气象#映山红

    翠华

    27
热点推荐

安装应用

免费下载无线荆州
这是app专享内容啦!
你可以下载app,更多精彩任你挑!
绑定手机才能继续哦!
绑定手机账号更安全哦!
绑定手机才能继续哦!
绑定手机账号更安全哦!